纸媒式微、经费紧缺、人才断流,但今天的学生依然需要校园媒体

  说起来有些让人难以置信,在美国密歇根州的安娜堡市,自从当地的《安娜堡新闻》在2009年因经营问题停刊之后,密歇根大学的学生报纸《密歇根日报》就成了十多年来安娜堡市区唯一的日报。这个由大约300名学生记者组成的团队一直致力于做新闻的发现者与记录者,为当地12万居民提供一手消息。

  其中一位学生记者Sourine表示:"很多人依赖我们获取信息。如果我们不去报道,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在安娜堡市区,《密歇根日报》已然扮演了公共生活中的重要角色,影响力也越来越大。例如去年,在#MeToo运动的风潮中,该报发布长文曝光了一名教授的性骚扰行为,推动了其教学生涯的提前终结。

  在报刊逐渐走向衰落的背景下,像《密歇根日报》这样的"异军突起"的学生媒体并不是个例。根据统计,在美国许多地方报纸纷纷合并或关停以致于1300多个社区成为"新闻荒漠"后,越来越多由学生记者组成的校园媒体正活跃在新闻报道的一线。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带来编译文章,聚焦国外的校园媒体生态,看看它们正面临怎样的困境,又如何在困境中奋力生长。

  什么是校园媒体?

  校园媒体之于我们并不陌生:广播台、电视台和校报几乎是每所大学的标配,很多学院都设立了自己的发声栏目,甚至很多中学也有自己专属的校媒平台。学生记者是校媒的主力军,他们将学校作为报道的主要观察对象,作为亲历者记录校园生活,有时也会走出象牙塔,对周围社区以及社会中的热点话题投以关注。

  国外的校园媒体也有着悠久而丰富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19世纪初期。据悉,最早的校园报纸起源于美国,但究竟谁才是第一家呢?现在还有八所学校为此争论不休,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是1799年出版的《达特茅斯公报》。时至今日,校园媒体的发展日趋成熟:有的成为了线上的数字出版物;有的已经走出校园,被更多社会人阅读;有的甚至已经赢得了新闻领域的知名奖项。

  下面介绍美国几家小有名气的校园媒体:

  纽约大学:Washington Square News

  Washington Square News于1973年创立,如今拥有1万发行量和4万在线读者。从这里走出去的许多学生已经成为知名新闻媒体的骨干力量,如《华尔街日报》和美国广播公司。这份报纸完全由学生经营,它曾多次获得纽约州新闻协会和美联社的奖项,并在深度报道上得到了美国职业记者协会的认可。

  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Daily Tar Heel

  Daily Tar Heel成立于1893年,是美国最古老的校园报纸之一,主要看点是校园新闻和体育新闻。它也由学生独立经营,工作人员包括三名全职专业人员、约80名带薪兼职学生,以及150多名学生志愿者。Daily Tar Heel的发行量为1万份,总读者超过3.8万人。

  Daily Tar Heel网站上的广告

  Daily Tar Heel分别于2007年和2011年被《普林斯顿评论》评为最佳大学报纸,其在摄影、新闻写作和设计上被北卡罗莱纳新闻协会高度认可。值得一提的是,它还是学校所在的教堂山镇阅读人数最多的报纸。

  匹兹堡大学:The Pitt News

  The Pitt News创办于1910年,有新闻、评论、娱乐艺术、体育和广告五个版块,今年还额外出版了几期特刊,为学生提供餐饮、租房和就业方面的指导。

  这份报纸的独特之处在于,它由一个顾问委员会进行监管,组成人员有媒体主编、业务经理、学生记者、其他学生、本地记者、大学新闻学和商学的教授以及当地企业家。顾问委员会被写入报纸的章程,旨在推动其实现打造高质量报纸、为匹兹堡大学学生发声的办报目标。有研究表明,匹兹堡大学90%的学生都是该报纸的读者。

  普渡大学:The Exponen

  The Exponen成立于1889年,发行量超过1.7万,是印第安纳州规模最大的校园报纸。The Exponen现由七名全职专业人员运营,大部分工作都是由约80名学生记者来完成的。普渡大学并没有新闻学院,但仍然诞生了这样一份非常成功的校园媒体,且校友们已经赢得了六个普利策奖、四个艾美奖和一个奥斯卡奖。

  麻省理工学院:The Tech

  The Tech是麻省理工学院的校报,创办于1881年,是该学院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学生媒体。它在财务上独立于学校,运营资金来自广告和捐款,工作人员主要由学生志愿者和少数校友组成,也有一个由前教职员和校友组成的顾问委员会。报纸的内容包括新闻、评论、艺术、体育和校园生活,每一版都会在网站上进行同步更新。另外,The Tech是第一份进行在线出版的校园报纸,早在1993年就有了电子版。

  哈佛大学:The Harvard Crimson

  哈佛大学的The Harvard Crimson成立于1873年,其工作人员均由本科生组成,他们可以获得一笔额外的财政资助。The Harvard Crimson和哈佛一样有着悠久的历史,它是马萨诸塞州剑桥市唯一一份每天出版的日报,也是唯一一个拥有自己的印刷机而不依赖外部印厂的校园报纸,它还允许其他报刊在此进行付费印刷。许多知名记者、政府官员和学者曾担任过该报的编辑,比如美国前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和约翰·肯尼迪。

  校园媒体的五重困境

  在美国,尽管有一些非常出色的校园媒体,但整体上,这类媒体的情况并不太乐观。它们所遭遇的困境与市场化媒体存在一些共性,又有独特之处。

  资金断流,经费紧缺

  钱是校园媒体尤其是校园报纸面临的第一道坎。

  校园媒体协会(College Media Association,CMA)的主席Chris Evans指出,尽管很少有校园报纸会像地方报纸那样直接关停,但它们不得不减少出版次数。CMA在2019的一项研究显示,35%的校报减少了每周的印刷出版次数,5%不再发行纸质报纸,只提供电子版。

  北卡罗来纳大学Daily Tar Heel的主编Maddy Arrowood说,在2017年,他们意识到报纸正面临资金紧张的问题,于是将发行频率改为每周三次,削减记者的工资,并搬到一个更狭小的办公室。目前,为提高盈利能力、获得资金支持,Daily Tar Heel正在尝试面向特定受众发展垂类内容,记者们也试图通过报道北卡罗莱纳教堂山周边的社区新闻来吸引更广泛的校外读者和广告商。

  类似的遭遇还有很多:雪城大学的The Daily Orange每周只能印刷三期,不得不向校友寻求资助;华盛顿霍华德大学的校园报纸The Hilltop已经负债28万美元,去年,它在10月份才出版了2019学年的第一版;密苏里大学的Maneater杂志由过去的一周印刷两次变成一周一次,现在已降至每月一次……

  Maneater编辑Leah Glasser表示,由于缺少必要的经费,Maneater现在向记者们收取年费,换句话说,学生必须付费才能参与其中的工作。Glasser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感慨:"听到‘我们没有足够的钱’这样的声音,让人很难过。"同时他也表示经常听到这样的话,但不会放弃。

  媒介转换,大浪淘沙

  和外边市场上的媒体类似,校园媒体其实也得经历向新媒体转型的艰难过程。多数校园媒体一开始都是纸质出版,它们会有意模仿知名报社的排版方式、栏目规划、选题思路乃至文风调性。某种意义上,新闻学院的学生本身都是很容易受新闻理想感召的一群人,新闻纸很大程度上寄托了这样一种情怀。所以,国外很多校园媒体,有辉煌的历史,有优良的传统,也怀抱着对传统媒体黄金时代的怀念。

  然而,淘沙的新媒体大浪就像一个大漏斗,将跟不上时代的校园媒体筛进了历史的洪流中。生长于互联网时代的学生,对于媒介转换的感知能力并不如专门的从业者。因此,逐渐凋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在少数有着百年历史的校园媒体之外,更普遍的现象则是淘汰与更替。

  人才供给容易断层

  由于缺乏长期稳定的组织结构和培养体系的维系,一些校园媒体办着办着,人越来越少,质量越来越差,出版周期越来越长。这与人才的断流息息相关。

  学生做媒体,多是凭着一腔热血,这种激情很难在频繁的人员换届中一直存续下去。这暴露了校园媒体的一大弱点,即人员流动性非常高,平均一个学生能够干满两年,已经算很不错了,毕竟学生总得毕业。而且目前多样化的媒体形态,本身就对学生记者/编辑/设计师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久而久之,理想耗尽,专业力量得不到延续,人才供给不足的现象就随时可能发生。在那些独立性较强、外部支持较弱的校园媒体中,一旦人员流失严重,影响力就会大打折扣,进而导致对新生的吸引力下降,如此反复,形成恶性循环。

  来自学校的压力

  英美等国的校园媒体名义上是学生自主运营的,但在现实的运作中,还是会受到各种各样的牵制。

  前文中提到,不少校园媒体都有自己的媒体顾问,他们通常是专业的记者或相关从业者。大学媒体协会为媒体顾问制定了一套道德行为准则:"媒体顾问是记者、教育家和管理者,最重要的是,TA应该是一个榜样。因此,顾问的个人与职业道德必须无可挑剔;应鼓励校园媒体制定、坚持、宣传自己的道德规范和行为准则;确保媒体、学生记者和顾问不会遭遇公众的信任危机。"

  然而,2016年3月,对大学媒体协会下属的校园媒体顾问进行的一项调查里,有20多名媒体顾问表示,他们受到了某种程度的压力——学校要求他们严格把关学生的内容。甚至有媒体顾问因"失职"而被迫离开,比如,费尔蒙特州立大学的新闻顾问Michael Kelley在任职9个月后就被学校解雇,原因是有学生发表了一篇关于校园宿舍水霉菌超标的文章。此外,还有些学校会限制学生记者对校园事务的参与。而为了增强主导性,削减对学生媒体的经费支持也是惯用方式。

  疫情冲击,雪上加霜

  英国学生出版协会(Student Publication Association ,SPA)的研究显示,由于大学以疫情压力为由削减资助,有一半的英国校园媒体将在明年面临关闭的危机;四分之三的校园媒体担心他们今后无法定期出刊;90%以上校园媒体认为他们从学校获得的资金可能再也无法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SPA的主席Ben Warner说道:"从新生记者到大学校长,这些统计数据应该引起每个人的关注。校园媒体如果得不到充足的资金支持,下一代学生记者将面临很大的阻碍,也更难进入新闻行业。对很多人来说,参与校园媒体的经历是今后求职的基础,对于那些没有接受过新闻专业训练的人来说,一条在校报上的头版独家新闻,或者一次最佳记者奖,都可以成为他们未来职业道路上重要的敲门砖。"

  学生为什么需要校园媒体?

  尽管面临种种压力,但校园媒体在疫情期间依然表现出了不俗的实力:纽约大学的Washington Square News率先报道了发生在大学宿舍的疫情,佛罗里达州的一家校媒Alligator不断更新着当地的疫情发展地图。

  "我们都感受到了一种责任感,"印第安纳大学Indiana Daily Student的主编Jacob deCastro说,"我们希望人们能了解校园内外的动态,以便他们做出更好的选择,同时让大学担负起保护学生安全和校园安全的责任。"

  校园媒体和学生记者的力量从来都不容小觑。他们的存在,有助于在校园中建立并维系负责任的讨论空间,鼓励大家进行智性的探索;有助于让教师和学校管理者注意到学生所关心的问题,帮助学生对校园、社会乃至世界上的各种问题形成自己的观点和意见。

  无论是对学生的个人成长、对新闻业的持续繁荣,还是对社会的健康发展,校园媒体都发挥着它独特而深远的价值。

  对学生而言,如果有志于从事新闻行业,那么参与校园媒体意味着可以以较低的成本提前获得实操锻炼的经验。

  英国学生出版协会的主席Ben Warner也曾是校园媒体的一份子,并对校媒的重要性深有感触:"在校园媒体中,我逐渐学习并掌握了一系列日常新闻实践:采访技巧得到了提高,对好故事的嗅觉更加敏锐,与公关团队沟通的能力也更强了。我也受过新闻科班教育,但真正使我获得长足进步的,是我在校园报纸中的经历,而不是我上过的专业课。对于协会内部的许多人以及我们国家的顶级记者来说,大家的经历都是类似的,是校园媒体给了我们走进媒体行业所必需的知识和经验。"

  北达科他州立大学教授罗斯·柯林斯Ross Collins也曾是校园报纸的记者,她认为,校园媒体给学生提供了较低的试错成本和相对安全的试错环境,学生记者有机会尝试采访、编辑、版面设计、摄影等不同的岗位,并能迅速将课堂上所学与具体实践结合起来,为日后的职场生涯作储备。即便将来并不从事新闻业,也可以从中积累起丰富的写作和时间管理经验。

  对新闻业来说,他们同样欢迎有校媒实践经历的年轻新闻工作者。在校园媒体的额实践经历中,学生记者们既能得到新闻实务上的锻炼,又能习得必要的商业技能,这样,当他们进入真正的职场时,便有更大的胜算可以顺利完成角色转换、尽快上手工作,这其实也节约了行业的培训成本。

  在各个国家,校园媒体的工作形式、组织结构和面临的境遇有很大的不同。但不可否认,无论国内还是国外,校园媒体最本质的价值在于,它为学生搭建了一个锻炼专业能力的平台,而这个平台的影响力,往往可以扩展到更大的范围、更多的群体。

  对许多在校学生来说,校园媒体是他们深入感知社会、抒发所思所想的起点,也是启发他们参与公共事务的重要一步。这些或大或小、或近或远的声音,为学生营造了观点碰撞和多元讨论的生态。从这个意义上说,每一家校园媒体、每一张学生报纸都应该被珍视。抛去所有功利的因素不谈,仅此一点,校园媒体就值得长长久久地存在。

  (来源:腾讯传媒 全媒派)

校园媒体

经费

人才

学生

广告

流动性

行业

盈利

财务

储备

危机

监管

企业家

负债

商业

美元

月一次

人员流失

新闻业

介绍美国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了解更多融媒体产品信息、合作方式,或申请成为ZAKER智慧云平台区域代理商。

了解更多

预约演示

填写您的联系方式,我们会第一时间与您联系,并安排专家为您提供免费的产品演示服务。

先生
小姐
获取验证码
提交